加上大年三十,这已经是第六天了,他双手抱拳,握着伞柄,手冻得通红,尽管哈气也无济于事,这是一位高速公路引道边卖水果的大叔,马路岔口中央的他笔挺挺地站在雪中,瑟瑟发抖,他望着迎面开来的过路车,多希望有停下来询问价钱的,他那坚定而又迷茫的目光似乎望穿了马路的尽头。雪越下越大,小孩们雀跃起来,可有的人却茫然起来。

©有个复姓的|Powered by LOFTER